飘天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风云 > 正文 第1522章 风暴袭来
    尚可阴沉着脸:“乔副縣長,你说的对不对不要问我,我不知道。”

    “哦,尚縣長不知道。”乔梁点点头,然后看着丁晓云,“丁书记,作为班子带头人,我想你一定知道。”

    丁晓云心里暗笑,她意识到乔梁是要通过这种看起来不太正常的方式来协助自己掌控会议的主动权,既然乔梁把话说到这份上,既然目前的态势对自己有利,自己当然要抓住。

    于是丁晓云点点头,严肃道:“关于这个议题,既然大家大多数都不表态,那么,根据相关的组织议事规则,作为组织任命的班子带头人,我决定就按周縣長的提名执行,如果大家对我的决定有什么异议,可以往上反映,也可以会后和我单独交流……”

    丁晓云这么一说,大家都松了口气,尚可气得脸色发白,却又不能发作,毕竟组织明确的班子带头人不是他,而是丁晓云,现在丁晓云是按照组织程序办事,自己抓不到任何把柄,找不出任何瑕疵。

    这是尚可到凉北上任以来,第一次在人事问题上遭到严重挫败,他在极度的被动难堪中意识到,今天的狼狈局面是乔梁一手造成的,没有他从中搅合,今天绝对不会是这个结果,大不了形成僵局将此事拖下去。

    尚可心里在对乔梁恨得咬牙切齿的同时,又发出阵阵冷笑,尼玛,你等着,你等着!

    接着进行第三个议题,丁晓云把决定成立帮扶对接办公室,和该办公室跟扶贫办合署办公一套人马,以及帮扶对接工作由乔梁分管的事情通知了大家,丁晓云特意强调指出,乔梁是以班子成员的身份分管该项工作。

    丁晓云这话的言外之意是,作为副縣長,乔梁的分工可以由尚可决定,但作为班子成员,乔梁分工管什么她有决定权。

    听丁晓云说完此事,尚可内心当然是反对的,但却无法说出台面上的理由,而且他又想起自己跟丁晓云撂挑子的事,更不能说什么了,于是虽然憋气,但却无奈。

    随即,尚可又想到扶贫办主任是自己的人,心里不由感到一丝安慰,心道,行啊,让你乔梁分管,到时候非让你一屁股屎擦不干净不可。

    看尚可不反对,加上周志龙率先表示支持,又加上此事和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大家都点头赞同。

    然后丁晓云宣布散会。

    散会后,尚可阴着脸第一个走出会议室。

    乔梁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他没有先走。

    周志龙经过乔梁身边的时候,伸手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长呼一口气,沉沉道:“老弟,感谢——”

    周志龙这感谢里似乎带着多重意味。

    乔梁咧嘴呵呵笑了下。

    其他班子成员经过乔梁身边的时候,有的干笑,有的微笑,还有的带着难以捉摸的表情看着他。

    不管他们是什么表情,乔梁一律咧嘴呵呵笑。

    丁晓云最后走到乔梁身边,看着乔梁的表情有些复杂,沉默片刻:“谢谢你……”

    乔梁收起笑,接着叹息一声:“丁书记,其实我不想让你谢我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我也不想,但还是要……”丁晓云没有说下去,接着苦笑了一下。

    乔梁注视着丁晓云:“丁书记,我认为,凉北班子这种里不正常的状况必须要得到彻底的改变。”

    “说起来容易,但……”丁晓云话没说完被乔梁打断,他语气坚定道,“即使做起来很难,也必须要做到。”

    丁晓云用莫测的眼神看着乔梁。

    乔梁微微一笑:“丁书记,我有这个信心,你有吗?”

    丁晓云没有直接回答乔梁的话,也微微一笑,道:“不管什么事,有信心总归是好事。”

    “那你就看着我,祝福我吧。”乔梁道。

    “我会看着你祝福你,但或许,并不仅仅如此。”丁晓云话里有话道。

    乔梁呵呵笑起来,他此时觉得,在某些方面,自己和丁晓云越来越有默契了,这默契和自己跟何青青的似乎略有些不同。

    当然,乔梁希望自己和丁晓云各方面都有默契,全方位的默契。

    这似乎需要时间,这似乎需要等待,这似乎需要实践中的磨合和验证。

    当天下午,乔梁把扶贫办主任叫到办公室,谈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安排了一些和帮扶对接有关的事宜。

    在乔梁面前,扶贫办主任带着恭从的表情,认真听着乔梁的话,对乔梁安排的事情满口答应着,但他心里是有数的,因为尚可上午开完会后就给自己做了某些指示。

    虽然扶贫办主任表面上服服帖帖,但乔梁心里也同样有数。

    第二天,乔梁带着何青青继续下去熟悉基层的情况,他决定利用一周的时间,把剩下的地方都跑完,然后就要集中精力忙帮扶对接的事情了。

    有了真正分管的内容,虽然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乔梁还是感到踏实充实。

    当然,乔梁虽然感到踏实充实,但对目前的分管并不满足,很不满足。

    同时乔梁意识到,只要自己面前横亘着尚可这座大山,自己在凉北的挂职就休想顺当,凉北班子内部极不正常的状态就不会改变。

    如此,事在人为,自己在忙工作的同时,还必须要做一些额外的事情,这事情看似和工作没有直接联系,但却密不可分,是必须要做,破釜沉舟要做的。

    自古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自己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既然自己已经下了这个决心,既然自己已经开始走出这一步,那就要义无反顾走下去,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这次下去转,乔梁和何青青去的是县域西部,这边以山地为主,到处是绵延起伏的崇山峻岭,金秋季节,山里的风景分外绚烂,大片的苍翠和金黄、红色交相辉映,绮丽壮观的金秋美景让人震撼和心悸。

    何青青开车行驶在蜿蜒的山路上,乔梁拿着手机拍着醉人的景色,这大山里到处都是景观,根本不需要选景,随处一拍,都是绝美的风景画面。

    乔梁边拍边感慨赞叹:“美,太美了……”

    何青青边开车边道:“只是这美丽的风景远在深山无人识啊,大家都跑到那些开发成熟的景点去了,这山里不止有绝佳的景色,还有温泉呢,只是缺乏投资者来开发……”

    “哦……”乔梁边点头边把拍的图片发给童童。

    “乔縣長在给女朋友发图片?”何青青道。

    “对,是在给女性朋友发图片。”乔梁道。

    “呵呵……女性朋友,乔縣長说话真逗。”何青青笑起来。

    “是啊,女性朋友,我哥们的女朋友,可不就是我的女性朋友。”乔梁认真道。

    “哦,原来如此。”何青青松了口气,接着道,“你为何要给你哥们的女朋友发这些风景图片呢?”

    “因为她是江州一家旅行社的老总,她喜欢这个,也需要这个。”乔梁道。

    “喜欢这个可以理解,为何说她需要这个呢?”何青青道。

    “因为……”乔梁顿了下,接着笑笑,“现在我只能说,她或许需要这个。”

    何青青眨眨眼:“乔縣長,莫非你希望她能来凉北搞旅游开发?”

    “对,有这个希望。”乔梁说完又道,“但只能是希望,毕竟搞旅游开发是需要钱的。”

    “是的,需要钱,而且还需要不少的钱,如果县里有钱,自己就开发起来了。”何青青道。

    “县里开发其实并不仅是钱的问题。”乔梁道。

    “那是什么问题?”何青青问道。

    乔梁指指脑袋:“这个的问题,当然,也有体制、运营和管理的问题,外行搞这个,再加上目的不纯目光短浅,搞半天最后还是白搭一支蜡,这种忙乎半天空欢喜一场甚至倒贴钱的例子在外地比比皆是。”

    何青青不由点点头:“乔縣長高见。”

    “高见啥啊,搞旅游,我也是外行。”乔梁笑道。

    “领导是做宏观管理的,不需要哪个行业都是内行。”何青青道。

    “错,真正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领导,必须了解微观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从基层起来的领导在工作上更得心应手,更能让大家佩服。”乔梁道。

    “这就是乔縣長为什么这么喜欢下基层的原因?”何青青道。

    乔梁一咧嘴:“虽然我愿意下基层,但目前这下基层却实属无奈。”

    何青青抿抿嘴唇,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了。

    乔梁接着道:“不过这也成全了我,如此看来,这矛盾的双方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换个角度,有些坏事往往会变成好事,就看你怎么看,就看你带着什么样的心态去看。”

    虽然如此说,乔梁却并不想感谢尚可给自己这下基层的机会,他一直虎视眈眈想寻找机会干掉尚可。

    而尚可也没闲着。如果想看得更快,搜維信攻眾號“天一下一亦一客”,去掉四個字中間的“一”。

    这天,一场风暴突然袭来。

    这风暴诡异而又猛烈,诡异地让人一时摸不透其中的道道,猛烈到超出常人预料。

    这风暴的目标直指乔梁。飘天文学_www.piaotiange.com